11月19日,东旭光电(4.800,0.00,0.00%)(维权)(000413)宣布出现债务违约。而在宣布出现债务违约的同一时间,公司就传出了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的消息,并称接盘的是石家庄市国资委。然而《金陵晚报》“易索赔”记者注意到,同属于东旭集团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东旭光电、东旭蓝天(3.980,0.00,0.00%)和嘉麟杰(3.330,0.00,0.00%),在对控制权筹划转让一事的披露上,存在着值得令人玩味的差异。

183亿账面现金还不了20亿的债

11月19日凌晨,上清所发布公告称,未收到东旭光电发行的中期票据付息兑付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工作。涉及债券分别为“16东旭光电MTN001A”以及“16东旭光电MTN001B”。

“16东旭光电MTN001A”是东旭光电2016年发行的第一期中期票据,发行规模为22亿元,投资者回售债券金额为18.7亿元,债券利率为4.48%,应付本息合计19.69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6.05%。“16东旭光电MTN001B”是当年公司同期发行的另一品种中期票据,发行规模为8亿元,期限5年,票面利率5.09%,应付利息为0.41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0.13%。11月18日原本是“16东旭光电MTN001A”的债券回售兑付日,可这份上清所的公告确认了东旭光电的债务违约。在上清所发布公告后,东旭光电于11月19日上午发布了《关于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回售付息未能如期兑付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由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上述两个品种债券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

这一债务违约令投资者措不及防,东旭光电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末,东旭光电下拥有183.16亿元货币资金,加上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120.56亿元、存货51.84亿元等,其流动资产合计444.89亿元。如此巨额的流动资产,却连20亿元的债务都还不上了。由于年初才发生过康得新债务违约事件,东旭光电的这一债务违约引发了各种揣测。已经有证券维权律师提出,此事存在虚假陈述的可能,在11月18日晚间持有东旭光电的投资者,可以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发送到[email protected]的邮箱参与由《金陵晚报》“易索赔”频道组织的索赔预征集,并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费用。

同一件事 三家公司给出不同反应

债务违约爆发后,东旭系的反应速度非常快。一方面,根据某媒体发表的报道,东旭债务违约的锅被扣在金融机构抽贷的头上。“导火索来自于金融机构一笔20亿元的信用贷款抽贷。该金融机构本来是答应续贷的。但在公司偿贷完毕后,就再也贷不出来了。”另一方面,公司公告称拟筹划控制权变更,并称接盘的是石家庄市国资委。然而,东旭三家公司在控制权变更这一事项上的公告,表现出了值得玩味的差异。

东旭光电的公告中,是不提石家庄国资委的。他们在19日中午发布了一份《关于东旭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临时停牌的公告 》,而公告中信息很少:“东旭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而所谓东旭集团要卖给石家庄国资委的消息,其实是东旭蓝天说的。东旭蓝天在19日中午发布的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东旭集团有限公司通知,东旭集团控股股东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拟向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转让其持有的东旭集团 51.46%的股权,该股权转让事项尚需上级有权单位审批。东旭光电和东旭蓝天的公告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布,但透露出的信息量差异很大。而嘉麟杰在19日白天就当没事发生,是在晚上才发布公告称:收到东旭集团有限公司通知,东旭集团控股股东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拟向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转让其持有的东旭集团51.46%的股权,该股权转让事项尚需上级有权单位审批。同样一件事,东旭光电只说筹划控制权转让,东旭蓝天和嘉麟杰却直接点名石家庄国资委。这是东旭集团给旗下公司的通知不一样,还是旗下公司对此事披露程度的判断不一样?

《金陵晚报》记者注意到,石家庄国资委的网站上目前并未提及此事,石家庄国资委拟入主东旭集团一事,目前还只是东旭集团单方面的官宣。石家庄国资委官网上一份名为《石家庄市国有企业1-10月份经济运行情况》的文章显示,2019年1-10月份,全市国有企业资产总额3960.0亿元,负债总额2209.58亿元,净资产1750.42亿元。全市国有企业实现营业收入353.62亿元,实现利润9.06亿元。而东旭集团公司债券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6月末,东旭集团总资产2071.30亿元,净资产780.07亿元,货币资金564.32亿元;总债务1291.23亿元。2019年上半年,东旭集团营业务收入201.96亿元,净利润10.97亿元。以此推算,东旭集团的资产体量约为石家庄国资委辖下全部国企资产体量的一半,营收则是大致相当,利润更是比石家庄国资委辖下企业的加总高出一截。如此重量级的控制权转让,真的能在目前如此微妙的情况下,迅速完成吗?

推荐内容